Product display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新闻详情

    AUV公链的机制是怎么样的?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3-31 00:41:53 来源:现金网登录-现金网排行-现金网开户 所属类别:新闻中心

      AUV公链采取了活性证明机制的共识机制,所有数据默认公开,通过其公共性来产生自己的安全性

      经济机制在公链设计中往往是一个独立的课题,却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整个系统的成败。由于一旦主网上线,公链的经济规则无法修改,不同的经济系统就成了一场场大型社会实验,通过自由市场行为和人性博弈催生不可逆的结局。

      在针对公链经济设计的深度研究中,我们发现除了扩展性,安全性,去中心化程度这个已经被广泛讨论的技术“不可能三角”外,也存在经济机制设计上的不可能三角。由于目前区块链基础设施上缺乏大规模应用,公链代币主要是作为一种可被投资的风险资产存在。想要市值进入主流公链的地位,你说你提升了 TPS,加入了最新的隐私算法,还不如明确地告诉市场,你是怎么给矿工和投资人带来激励的。

      毕竟,技术指标应该留给公链使用者和开发者去检验,但代币经济系统才真实地影响着每一个为你摇旗呐喊的社区成员,也通过核心团队直接影响着项目的生存状况。

      公链需要解决的经济问题与法币相似,可以分为两类,发行和分配。需要被激励的人群有几种:矿工,早期投资人,核心团队,开发者,后期投资人。而经济设计可以利用的工具大致包括:发行机制,分配机制,团队所得,治理机制,总供应量,区块奖励,衰减机制,天然利率,POW 挖矿指标(如难度调整周期,矿工手续费等),POS 挖矿指标(如节点数量,要求)等。依据这些客观指标,我们把最典型的几个一线公链项目分别总结并对比上述维度,具体可参见已开源研究数据Blockchain Economics Design - Google表格。

      怎样利用这些维度去设计一套公链经济体系?如何评价某个经济系统的好与坏?这看似是一个在不同维度上做比较的问题,实则是价值观上的取舍。我们发现,最终几个重要的设计目标之间是无法同时满足的。经济机制,也有它的“不可能三角”。

      不同的公链设计,其实就是在这几个角中间来回抉择,寻找平衡点。时间和规模都对微小的设计区别有很大放大作用,所以我们选取的样本大部分是已经上线,经历过考验的项目,包括Bitcoin、Ethereum、Zcash、Monero、EOS、Decred、Dash、Grin、Beam、Tezos、Cosmos、Polkadot等。

      公平并没有绝对的定义,这里说的公平性更多的是在网络参与者心中公平的感觉,sense of fairness。说的简单一点,就是不同参与者是否有同样的机会或几率,参与主网代币的发行及分配,是否有人有特权。

      预挖:团队在上线初期自己先挖。如DASH前48小时挖出10%~15%的币,这使DASH创始人Evan Duffield得到了10%的总供应量。

      抽税:每个区块固定百分比例交税给基金会。比如Zcash,前4年有20%分配给基金会,相当于总发行量的10%被抽税。

      ICO:即在最开始对整体项目进行估值定价,并且早期投资人一般享有一定比例的估值折扣。除了价格,这还意味着市场可能出现大体量的庄家。如ONT在上线前只接受机构VC投资,造成了token fund和普通投资人一币难求的紧俏局面,结果上线倍,然后再像过山车一样地席卷着韭菜跌了回来。这就是典型的资本运作了,也是一种“不公平”,有等级差异的表现。

      ASIC:ASIC厂商因高门槛技术研发和供应链享有垄断利润,这也是在比特币历史上最受争议的话题之一。Bittorrent创始人Bram Cohen就推出了他认为在共识上更公平,也更环保的硬盘挖矿项目Chia。讽刺的是,还没有上线的Chia虽然在挖矿方式上看似更加公平,却在募资方式上甚至想把代币打包进实体公司进行IPO,可见在赚钱方式上绞尽脑汁。

      固定节点:如果dPOS共识的公链节点轮换不够灵活,就会很大程度上让利给固定节点,形成僵化的政治阶级。EOS的主节点看似成本和利益都很透明,但其实有很多隐形特权,如开发者使用CPU只能通过借贷大量EOS并抵押,通常只能由超级节点来提供服务并收取利息。

      持有量:在POS的共识体系中,拥有大量原始代币就好像拥有了一个虚拟ASIC。美国最近还出现了一个模式叫generalized mining,先通过私募投进类似cosmos这种优质币,然后在主网刚上线时利用手里的大量代币进行POS挖矿,成为重要节点。

      为什么公平性这么重要?因为这是在人的基因中,顺应人性的。人都希望自己拥有特权,而别人没有。但自己的特权太大,又会伤害这个系统的公信力。所以自古一国之主也好,一家之主也好,要在牺牲自我利益和维持整个系统的公信力间寻求一个平衡。到不平衡加剧的时候,一句打土豪,分田地,就能瞬间团结大多数人,揭竿起义,重造一个世界。而后屠龙者变成了龙,周而复始。如果中本聪没有隐藏他的身份,或用任何手段多为自己争取一点特权,那比特币就不会是今天的比特币,信仰者也不会是今天的信仰者。

      当然,公平性是一个有选择的设计目标,并不是所有人都要追求绝对的公平。不过在这个自由分叉的区块链世界里,这意味着你要承担更多的分裂和被替代的风险。基督教最早在欧洲风光无两,通过“十一税”和其他特权方式,收的税比主权国家还多。但就是在极度的压迫下,由一个年级轻轻的马丁路德轻易分裂出了今天的新教,与天主教的一个重大的区别就是新教不需要经过神父接触上帝,给教堂各种好处了。

      有人认为“贫富差距”也是衡量一个公链体系公平性的重要指标。这种观点也非常警惕POS,经常讨论POS共识富者更富,穷者更穷的问题。末日学家Roubini曾经喷虚拟货币说,比特币持有者的贫富差距比北朝鲜还差。这是coinbase的CTO Balaji Srinivasan在2017年计算的排名前100虚拟货币大盘的Lorenz曲线和基尼系数(Gini coefficient):

      我们还可以分别看不同虚拟货币从挖矿、持有、投票治理等多个角度的不平等系数。这样就可以对比出来哪个虚拟货币的分布相对分散,贫富差距相对小。

      不过,鉴于我个人从来不认为平均分配,或公平分配是虚拟货币应该做到的目标之一,所以在这里不深入讨论。我更倾向于认为,只要财富不是基于特权,而是基于公平竞争,比如你比别人更早关注比特币,那就是公平的。

      占领“fairness”这个三角中的一角有什么好处呢?就是能在项目早期有非常自发的,强大的传播能力。今年在熊市中受到关注的Grin没有ICO,没有预挖,没有抽税,团队靠捐助维持开支。他们的清高还体现在总量不限定,匀速增发,延长ASICs未入场的时间等多个经济机制设计的细节上。

      刚刚经历了ICO泡沫,和熊市挖矿亏损血洗的矿工们,散户们,哪能不关注难得一遇如此有极客气质的项目。结果就是恰好在以太坊矿机徘徊在成本线附近的熊市,许多矿工选择转而支持Grin,当然这也是因为显卡矿工不具备ASIC矿工那么高的忠诚度。至于什么是mimblewimble,Grin是不是未来的隐私币,是不是未来的bitcoin,又有谁在乎呢?大家想要的,不过是能参与比特币早期公平挖矿,公平投资的感觉。

      所以相比起经济学,这更像是一个心理学的设计游戏。前几天一个非常有名的公链团队与我们内部讨论区块奖励的设计。他们想把一部分增发代币以类似 POS 方式奖励给抵押者,剩下的给POW矿工。整个的逻辑是想通过绑定公链适用价值而使代币估值整体升值。可是以我对矿工群体的了解,他们绝对不会想,你用一部分去让网络变得更好了,所以最后我是受益者。他们会直接感受到,你拿走了矿工奖励的一部分,我只能分剩下的了,这会大大降低参与的积极性。而一个网络在冷启动阶段没有开发者,没有真实用户的阶段,全要依靠矿工群体的支撑。

      Bitcoin,Grin,Monero等“清高币”的设计,不像单一神的基督教,反而比较像佛教。佛教没有层级,没有节点,没有传教,也没有加入的条件。它只是一套哲学观,而佛陀与普通人的区别只是他更早顿悟罢了。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,变成禅宗,也经历过很多大的改革,其中最大的创新就是南传佛教的“人人都可以成佛”。不过,佛教到最后依靠完美的逻辑,把自己都给消解了。

      再看看Ethereum这样有明确的单一精神领袖,和EOS有一大众“官方传教士”的“教派”,不由感慨,这都只是一种选择。反正在这个fork free的世界里,我们都还有重头再来的机会。

      我对成长性的定义是,代币价值长期稳定升值。一个网络想具有长久的的价值成长属性,要么是走运,经历一轮鸡犬升天的超级泡沫,就像过去的2017年发生的那样。要么是依靠清晰的价值锚定,并且经得住考验。

      虚拟货币估值是一个巨大的话题,可以写三天三夜。我们先简单讨论下代币的价格理论,然后再来归纳“成长性”的问题。

      虚拟货币的“理论价格”取决于宏观估值模型(如果有),也就是如果某种token,不管我们认为它是货币,资产,还是商品,长期有价值,那么它值多少?再根据发行量或流通量,倒推它的单价又应该是多少?

      这里最典型的是用金融资产的眼光去估值。例如在一篇广为流传的《一个机构投资者的加密资产观》文章中,作者就详细对比特币作为价值贮藏资产,通过与黄金的市值进行可比估计,计算出单个比特币的合理估值价格区间。而对于以太坊,则作为支付流通手段,通过估计平均使用频率,流通量,网络手续费体量,最终也可以对单个以太坊的价格进行估计。虽然估值的区间是理论的,可能与实际相去甚远,但是作者得出了比特币价值支撑要远远高于以太坊的结论,在一年之后的熊市回头看也是对的。

      BNB也是典型的可以被估值的代币,因为它的本质是有分红的股票。交易所作为有明确商业模式和稳定现金流的平台,每季度承诺利用一定的利润回购市场上有限的 BNB,这就使 BNB 本身有了明确的估值模型,投资者也至少知道,当前价格的 BNB 是被高估了,还是低估的。也就是说,有了价格指导。这里是multicoin capital刚发布的BNB估值模型:Binance Coin($BNB)Analysis and Valuation-Multicoin Capital。

      还有类似EOS的RAM,或filecoin的支付存储,都是尝试把一些有价值的稀缺资源,如存储空间,与代币的价值进行一定程度的绑定。

      好了,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个大难题,就是除了上述的一些个例外,其实大部分虚拟货币是根本没有估值方法的,因为它难以明确自己作为金融资产的定位,也尚且没有实际的用途。如果比特币是类黄金的价值贮藏用途,估值是依据假设转化成黄金储备的体量,那这个世界上并不需要其他“黄金”了,我们并不知道如何给山寨黄金估值。再比如ICO催生的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项目,虽然都有丰富的设计,但是很少有像交易所股票这样明确的现金流支撑的商业本质。

      而且,估值模型本来就是一个“远期指导”,在缺乏价值,也缺乏价值发现的虚拟货币小众市场,它对于实际操作并没有马上可以参考的意义。此时更有意义的就是微观经济层面的“实际价格”理论。

      一个资产的“实际价格”很好理解,就是供给和需求决定的。虚拟货币的一级市场发行体量和时间是透明的,但”需求“的主体首先是矿工,再由矿工传到到自由流通的二级市场。这里的矿工是广义的,包括POW和POS节点。

      在熊市下跌的时候,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话,矿工挖矿成本就是POW币的底。这句话不完全准确,因为虽然可以假设矿工的矿机和电费是固定支出,但算力是动态的,也是价格驱动变化的。下图是比特币的算力和价格变化历史曲线。在大牛市价格上涨的阶段,算力也在以相似比例上涨,但是当价格收到二级市场驱动快速回落的时候,算力的下降并没有那么快,反而还有反弹。这就是因为矿工购买矿机后是有粘性的,币价下跌,矿机的回本周期变长,但只要挖矿收益还高于电费成本,这个游戏就还值得继续玩下去,在算力和收益间来回博弈。

      在一个稳定的,波动率小的市场环境中,这种博弈最终的结果就是平均单个矿工的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。

      我们以冷启动的新币种Grin为例,因为目前挖Grin的矿机大多数是已经回本的显卡矿机,主要成本就是电价,所以模型相对简单。假设币价上升—矿工收益升高—更多的矿工加入—算力上升,难度上涨—单个矿工挖到的币减少,收益下降—一些矿工的收益低过了固定成本,或回本周期过长,退出挖矿—达到均衡—下一次价格扰动,偏移到另一个均衡态。

      显然,如果在二级市场的卖出价格和挖矿成本价格之间有稳定的差距,矿机又是已经回本的残值机,那矿工就永远有套利空间。这个套利空间会被算力的变化所弥补。ASIC矿机会让情况变得复杂一些,由于矿工要购入专门的矿机作为“沉没成本”,回本周期就成了最重要的指标。而同时,币价与边际挖矿成本可以偏离的更远,因为这个利润可以被矿机厂商锁定。

      另一种解释挖矿对币价底部支撑的角度,是假设矿工收益低于关机成本,那么他的行为应该是去二级市场上推高币价。为什么比特币减半的时候容易大涨?就是因为如果区块奖励减半了,但还要维持矿工收益在成本线以上,那条件必须是币价翻倍。不过,这个解释并不一直成立。在价格有巨大波动,造成恐慌心态的时候,这个逻辑就会崩溃。

      “理论价格”与“实际价格”对我们普通参与者的用处是什么呢?理论价格决定了上涨空间,实际价格决定了底部支撑。所以,一个有长期成长性的虚拟货币,就是能够在短期有明确的底部价格支撑,而在长期又有可以被锚定的价值上涨空间。

      这些条件是推动一个虚拟货币的重要因素,但不是经济设计的全部。为什么在这里定义为“成长性”,而不是“有价值”,“价格高”?因为一个吸引人的设计,是要给人加入进来,分享价值增长的利益的机会。比如我们可以说,今日头条是一个好公司,好资产,但是你投资不进去啊,等上市了,直接几百亿美金的估值,如果你不是早期员工,就享受不到成长性的红利。

      发行速度:总量限定的货币升值空间大于总量无限的,通缩的比通胀的更保值。这是一种刻板印象。ETH是总量无限的,但是有用途,市场好的时候,照样成为市值第二。现实中的黄金,直到现在也有每年1.5%的新产量释放,但并不妨碍成为价值储存的最好标的。所以,重要的不是是否无限和通缩,而是发行速度。

      Grin是线性无限增发的,但实际上到约60年之后,年通货膨胀率已经降低到2%以下。根据团队的说法,这个比例和每年丢币的比例已经持平,所以基本约等于没有新的增量供应。